爱康在线首页 疾病库 症状库 检查库 爱康问答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爱康在线 > 新闻 > 新闻资讯 > 健康新闻

关于医改 我们究竟在谈论些什么

更新时间:2017-07-25 08:00  来源:爱康在线网友

  全国两会召开在即,很多改革提议又都提上了日程。而对于最近十年来几乎每次都会把医改放在重要位置的卫计委来说,此次该怎样进行医疗改革不仅再一次会影响到未来十年,乃至二十年之后的国内医疗水平,也会再一次向我们证实卫计委对于当下出现的一些问题、情况是否具有高瞻远瞩和把控处理的能力。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十年之前若是当时的卫生部能够看得远一点,对医生的关切再深一点,而不是在脱离实际情况之后上马了一些政策和规定的话,那现在的医生群体环境或许不会那么差。但是每次言医,上至领导、中至社会、下至病人与医生,都必会谈改革。似乎很多当下的问题只要一改革就都可以和西方接了轨,上了道,然后领导都满了意,社会都舒了口气,病人都看得了病,医生都不用崩了溃。但是很不幸地是,进行了多年的医改,领导未曾满意,社会更加偏见,病人更加暴戾,连医生都快崩溃了。倒是具有讽刺意义的是,我们倒是在很多方面都与西方接了轨,上了道。

关于医改 我们究竟在谈论些什么

  虽言医必谈改革,但是我想很多人其实都还是不能够明白改革的意义在哪里,以及要往哪里改,改到什么程度,用多少年来完成改革等。领导们往往给予的改革正面回应是,医改要让社会满意;社会给予的回应是,我屁都不满意;病人给予的回应是,我才不管你怎么改,你只要让我看得了病,看得起病就可以,其他的我都不管;在这个过程里,医生是可以被踢出的,因为其社会地位在近十年里下降的很快,再加上很多人都特别痛恨医生,改革让医生满不满意已经变得并不重要了。估计社会会说,你们都是天使嘛,天使就要奉献嘛,其他的管那么多干嘛啊!

  但是我想如果社会没有把本该是医生的还给医生,却还是继续要求着医生去奉献自己瑟瑟发抖单薄瘦弱的灵魂,那么整个社会也必将会在未来的时间里品尝到自己行为的恶果。

  所以我还是想问问当下,问问卫计委,也问问我们自己,当我们在谈论医改的时候,我们究竟在谈论些什么,是国家关切的全民健康?是社会关切的看病难、看病贵?还是我们关切的尊严、社会地位、自由、收入、生活状态?或者还是不出意料的把我们阻隔在了改革的门外真的把我们当成了牺牲品?

  本该是最光鲜的职业却因为不到十年的抨击和抹黑以及卫计委的无作为和法律法规的缺失以及政府对其的无视俨然变成了这个社会最不堪的职业。可是即使如此,还是有那么多前赴后继的医学生接连走了进来。他们似乎看透了荣辱与个人生死。但是即使如此,我还是对其改革的迫切表示足够的关切,所以,我就想问问卫计委:

  (1)当我们在过多学习和“拿来”外国医学教育模式的时候其实就是在证明自己国内医学教育的失败和长期的滞后。而在“拿来主义”逐渐成型的时候我们却只是“拿来”了别人表面的东西,即使是这种表面我们都还做得不好或者不够。而面对这些,卫计委是否总结了教训,吸取了经验以免下次、下下次的犯错。

  (2)现行的医疗制度和医改方向并不能够保证所进行的依照外国政策大多数的尝试会成功并在短期内取得真正的成效,但是我们却要为此付出十年乃至一生的生命跨度作为不确定因素下改革的牺牲品。而习惯一再靠呼吁和建议来以求大医院的配合和工资发放的解决方法让基层规培医生看不到一丁点的希望和未来。当社会一再要求打破大医院的垄断和资源分配不公的时候,大医院所进行的野蛮式扩张和指数式的增加本身就是新的、再一次的垄断和新的资源聚集。而对于此,卫计委是否有足够的魄力和能力面对其挑战?

  (3)如果医改不能让医生满意,不能够体现其价值,不能给以正常的社会地位,不能够满足其基本的生活条件,不能够让其全心全意的为人民诊治,那么医改无论是本身还是结果其实都是失败的。做不到这最基本的,却还要一而再再而三的让医生不断地牺牲和舍弃,这种改革究竟对人民负责还是对人民不负责?而我们又是否是人民的一部分?

  (4)如果我们正常合理的配套措施和法律法规总是在巨大的项目和政策上马执行的时候慢了那么几排,那么这会影响亿万人民,甚至会波及到下代人的健康的政策是否真的特别需要大力推广并一再要求与国际接轨。如果单纯的靠着呼吁和希望来把改革的个人权益寄托在主动寻求改革的群体医院上,那么当群体严重侵犯个人权益的时候我们的政策能否提供一个能够合理诉讼的渠道和平台。如果只是单纯的靠着辞退、下发、封口等各种失去法律条文支持的应对措施,那么这种处理方式又该如何杜绝并受到法律的惩治。

  (5)这种通过压榨特定群体以求来提高全国整体诊疗水平的医改方式是否真的不怕后继无人。

  (6)当五年求学得以顺利毕业铺面而来的又是三年规培的时候,医学生的心中落差和对现实政策的抗拒和忧虑是否值得政策的制定者废寝忘食。如果自己每天住着深宫大院、吃着海鲜鲍鱼、动不动还以考察各国医疗改革的手段去游山玩水时那我们怎么还能够相信其改革的真诚和锐意的决心。如果医疗改革的对象只会让那些从农村和山村走出来的医学毕业生的价值被逐渐蚕食,那么他们心中的困惑和疑虑是否一点都不值得解答。是否当下的改革真的不怕那些不得不选择奴性顺从和无所适从的医学生恼羞成怒。

  (7)在我们进行过那么多趋于改革的失败,有的甚至已经消亡在宣传口号里的改革为什么直到现在还是未能让改革者反思和吸取教训。如果只是一再习惯靠着改革频率的增加而忽略改革质量的提升那么再多的改革又有什么实质性的意义。而每次改革所浪费的社会资源,引起的医患对立,让医者不能从医的事实又该需要多少次的改革才能够得以补救和让人们不再心灰意冷。如果只是堂而皇之的随着社会趋势或单纯的为了搪塞社会的指责而进行的只针对医生群体的厘革是否经得起推敲和人们的质疑。而改革本来的意思是:改掉旧的,不合理的部分,使之更合理完善。那么我们当前所面对的旧的,不合理的部分在哪里又是否可以得以正确的指出。如果只是冠以一个词语出现,然后进行与之不相关的所有变更和尝试又是否能够真正的站得住脚。如果这些都无法得到合理及时的解释,那么又怎么能够要求七百万医生无偿的去服从和无条件的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