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康在线首页 疾病库 症状库 检查库 爱康问答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爱康在线 > 养生 > 养生之道 > 自测

第十四章 心理先兆

更新时间:2016-10-26 15:54  来源:爱康在线网友

  随着心理病因地位的提高,心理预报的重要性也日显重要。心理因素不仅是疾病的病因病机,也是疾病预兆的重要内容,形形色色的心理先兆对疾病的预兆,常常有着意想不到的作用,常见的心理征兆有哪些呢?今天小编将和大家一起来了解心理征兆的相关知识。

  第一节 七情先兆

  一、七情先兆的理论基础

  中医的病机理论是形神统一的理论,形病神必病,心神为形体的主导,即中医强调精神活动是主宰一切的。如《灵枢·本藏》篇说:“志意者,所以御精神,收魂魄、适寒温、和喜怒者也。”

  中医对心理病机的论述是以情志学说为概括的。中医情志学说的核心是“五神藏”理论。所谓“五神藏”即指五神分主五脏,七情分属五脏。如《素问·宣明五气论》说:“心藏神、肺藏魄、肝藏魂、脾藏意、肾藏志”。《素问·阴阳应象大论》说:肝,“在志为怒”;心,“在志为喜”;脾,“在志为思”;肺,“在志为忧”;肾,“在志为恐”。但五神又统主宰于心,如《灵枢·邪客》篇说:“心者,五藏六腑之大主也,精神之所舍也。”《素问·灵兰秘典论篇》说:“主(心)明,则下安,主不明则十二官危”。五神还对心神有着重要的反应,如喻昌言:“故忧动于心则肺应,思动于心则脾应,怒动于心则肝应,恐动于心则肾应,此所以五志惟心所使也”(《医门法律·卷一·先哲格言》)。

  中医极为强调七情心理因素对疾病的影响,并认为七情过激或失疏,皆可导致生理功能的紊乱而发病。除社会—心理因素导致七情改变外,脏腑虚实同样也可导致七情的异常。如《灵枢·本神》曰:“心气虚则悲,实则笑不休。”

  七情与脏腑病理密切相关,因此在疾病的表现方面,七情先兆也往往最先出现,尤其和心神有关的疾患,七情先兆更是首当其冲。如《素问·刺热病论》说:“心热病者,先不乐。”故研究七情先兆在疾病预测方面,有着不可忽视的意义。

  二、七情先兆的预报意义

  (一)七情先兆预报病性

  七情先兆对疾病的阴阳属性有一定的预报意义,既能反映伤阴也能预报损阳。如《灵枢·百病始生》曰:“喜怒不节则伤脏,脏伤则病起于阴也。”《素问·阴阳应象大论》说:“暴怒伤阴,暴喜伤阳”。再如喜怒异常多预兆实证潜在,而悲忧则常象征虚证的隐伏。如《难经·五十九难》说:“狂疾之始发……妄笑好歌乐……癫疾始发,意不乐。”《素问·举痛论》也说:“怒则气上,喜则气缓,悲则气消,恐则气下”。等皆说明七情不节能影响脏腑的阴阳虚实。因此,七情的异常能预报疾病的阴阳虚实属性。

  (二)七情先兆预报病位

  七情(喜、怒、忧、思、悲、惊、恐),可归纳为喜、怒、忧、思、恐五志。七情的预报定位应以“五志—五神—五脏”并结合五声进行。

  1.心病七情预兆 

  “心藏神”,“心在志为喜”,“心在声为笑”。因此,七情先兆对心的预报,是“神—喜—笑”异常综合征。故神志的变化喜笑的失常往往是心病的征兆或先兆。如《素问·调经论》曰:“神有余则笑不休,神不足则悲”。《灵枢·本神》说:“心气虚则悲,实则笑不休。”

  2.肝病七情预兆 

  “肝藏魂”,“肝在志为怒”,“肝在声为呼”。故肝的七情先兆为“魂—怒—呼”异常综合征。临床上神魂的变化,如神魂不定或性情变得急躁易怒和言语善呼,多提示肝病的开始。《难经·十六难》所说:“假令得肝脉,其外证……善怒……有是者肝也”。可见一斑。

  3.脾病七情先兆 

  “脾藏意”,“脾在志为思”,“脾在声为歌”:故脾的七情先兆为“意—思—歌”异常综合征。临床上思维紊乱,记忆障碍,言语重复或无故而歌,应注意脾病的潜在。如《灵枢·本神》曰:“脾,愁忧不解则伤意,意伤则悗乱,四肢不举”即是。

  4.肺病七情先兆 

  “肺藏魄”,“肺在志为忧”,“肺在声为哭”。因此“魄—忧—哭”异常综合征,为肺病的七情征兆。临床上失魂落魄,无故悲忧善哭应警惕肺病的隐伏。如《难经·十六难》曰:“假令得肺脉,其外证……悲愁不乐,欲哭……有是者肺也”。

  5.肾病七情先兆 

  “肾藏志”,“肾在志为恐”,“肾在声为呻”即言肾病的七情先兆为“志—恐—呻”异常综合征。临床上脑力减退,意志削弱,无故恐惧善呻为肾病的征兆。如《灵枢·本神》曰:“肾……志伤则喜忘其前言。”《灵枢·经脉》曰:“肾,足少阴之脉……气不足则善恐,心惕惕如人将捕之”可以见得。

  以上说明,七情先兆在心理先兆中占有一定地位,对疾病的预报有重要价值。

  第二节 梦先兆

  一、梦先兆的理论基础

  现代医学认为梦是在大脑普遍抑制的背景上所出现的兴奋活动。梦是生理与心理的综合反映,是大脑部分高级神经活动在睡眠状态下的持续,梦的产生显示大脑的某些细胞还在工作。

  中医对梦机制的认识是比较深刻的,认为梦境的形成与脏腑的阴阳偏胜及脏气的盛衰有关,如《素问·方盛衰》指出产生梦的机理皆因于“五脏气虚,阳气有余,阴气不足。”《灵枢·淫邪发梦》曰:“阴气盛则梦涉大水而恐惧,阳气盛则梦大火而燔焫,阴阳俱盛则梦相杀,上盛则梦飞,下盛则梦堕。”并认为梦与魂魄的安舍有一定关系。正常,魂是依附于神的,如《灵枢·本神》说:“两精相搏谓之神,随神往来谓之魂,并精而出入者谓之魄。”论述了魂魄与神的关系,如神不守舍,则魂魄飞扬。心藏神、肝藏魂、肺藏魄,因此,梦与心、肝、肺三脏的关系最为密切。此外,与胆也很关连,因胆主决断,胆虚不能决断致魂魄不定而成梦。

  梦与喜、怒、悲、思、恐五志亦有一定关系。因心志喜、肺志悲、肝志怒、肾志恐、脾志思,所以《灵枢·淫邪发梦》说:“肝气盛则梦怒;肺气盛则梦恐惧,哭泣、飞扬;心气盛,则梦笑,恐畏;脾气盛则梦歌乐,身体重不举;肾气盛,则梦腰脊两解不属”。表明了梦与五脏的关系。总之,梦与五神脏,尤其与心肝胆的关系比较大,这是因为梦的主要原因是神不守舍,魂魄离位之故。此外,梦与心肾不交密切相关,梦为心肾不交的四大症状之一。正常,心肾水火既济、坎离交泰,如心肾阴阳失调,可导致心肾失交、水火不济,则易出现多梦。另外,脾主思,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梦与脾也不无关连。

  对异常梦的产生机制,《内经》除强调脏腑的虚实盛衰等内源性因素外,还重视外邪所导致的因素。如《灵枢·淫邪发梦》篇曰:“正邪从外袭内,而未有定舍,反淫于藏,不得定处,与营卫俱行,而与魂魄飞扬,使人卧不得安而喜梦。”《灵枢·淫邪发梦》篇也说:“厥气客于心,则梦见丘山烟火。客于肺,则梦飞扬,见金铁之奇物。客于肝则梦山林树木。客于脾,则梦见丘陵大泽,坏屋风雨。客于肾,则梦临渊,没居水中。客于膀胱,则梦游行。客于胃,则梦饮食。客于大肠,则梦田野。客于小肠,则梦聚邑冲衢。客于胆,则梦斗讼自刳。客于阴器,则梦接内。客于项则梦斩首。客于胫,则梦行走而不能前,及居深地窌苑中。客于股肱,则梦礼节拜起。客于胞,则梦溲便”。提出了梦的发生不仅与内脏的虚实密切相关,而且与外邪的客入也很有关系。这是因为人体脏气内虚,则外邪易入,使魂魄不舍而发梦之故。中医最早的病机专论《诸病源候论》也指出病理性梦的产生是在脏腑气血内虚的基础上,外邪客入所致。如原文曰:“夫虚劳之人,血气虚损,脏腑虚弱,易伤于邪,邪从外集内,未有定舍,反淫于脏不得定处,与荣卫俱行,而与魂魄飞扬,使人卧不得安,喜梦”。(卷三·虚劳病诸候上)。

  对梦的产生机制,现代医学认为:睡眠是中枢神经系统所产生的一